您當前的位置:周末畫報 > 商業 > 財富 > 后疫情時代,哪些變化將成為城市常態

后疫情時代,哪些變化將成為城市常態

評論
摘要: 疫情改變了全球各地城市的面貌和氛圍,但疫情過后,只有部分變化會保留下來。
發表評論
文章評論
目前尚無評論,歡迎發表

后疫情時代,可能會浮現兩種城市面貌。一種是城市規劃學家設計出來的烏托邦:加寬的人行道、充足的自行車道、由停車場改造的綠地空間和縱橫交錯的林蔭步行道。另一種是反烏托邦:空蕩蕩的街道、用木板封起來的商店、文化荒漠,巴塞羅那的蘭布拉大街、巴黎的香榭麗舍大道、倫敦的皮卡迪利廣場和紐約時報廣場上的眼花繚亂、熱鬧非凡與良辰美景,被匆忙穿梭于工作和家、保持社交距離的戴口罩市民所取代。劇場、影院和博物館紛紛閉館,餐廳和咖啡館有的歇業,有的稀稀拉拉地接待一些保持社交距離的客人。街上沒有人閑逛,游戲場里沒有孩子嬉鬧,更不可能發動一場街頭籃球或足球賽了。這是目前波士頓的寫照,沒有紅襪隊(Red Sox),沒有凱爾特人隊(Celtics),沒有愛國者隊(Patriots),沒有棕熊隊(Bruins),也沒有波士頓馬拉松。


后疫情時代的城市現實可能介于上述兩種極端景象之間。可能會有更多自行車道,但開車的人也將增多,因為乘火車或公交不安全的擔憂揮之不去。家庭數量將變少,但年輕人變多。豪華摩天樓將變少,海外財富將減少,超級紳士化現象將減少,貧瘠也將減少。許多現有的商店和創意場所會關閉,但新商店和新創意場所會開業。藝術家、音樂家和創意人士的適應力非常強,他們會因為低租金的吸引重新回到城里居住,并像以往那樣,用創造力和心血汗水讓城市再次煥發活力。


未來一兩年,我們的街景將有所改觀,城市氛圍也會不太一樣,其中一些變化是我們正在目睹的。戴口罩可能是最明顯的變化,戴的也不僅僅是廉價的醫用口罩或手帕式頭巾。


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流將會減少,隨意為之的聚會也會減少。戶外排長隊的盛況將無處不在,雜貨店、零售店、博物館和文化場所門前都有等待的人群,特別是寫字樓門口,上班的雇員將不得不排隊接受體溫檢測。臨街店鋪會出現空置,餐館和咖啡館也會變少。活下來的餐館和咖啡館,容納座位會變少,桌椅布局要拉開就餐距離。酒水飲料會被送到桌上,人們不再圍在吧臺處飲用。如雨后春筍般沿街冒出的健身室將繼續停業,或為保持社交距離進行改造,不像以前那么擁擠。


我們的工作方式也將改變,不僅僅是大多數人將在家辦公。復工后,辦公室和商業區的面貌和感覺都會有所不同。許多專業人士將回到辦公室上班。隨著城市變得年輕化,那些有多名室友的年輕人全都需要在擁擠的公寓之外找地方工作。


出門也會變得不一樣。人們對乘坐火車和公共交通的擔心可能會持續下去,不管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離能否讓乘坐變得更安全。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最早發布的鼓勵人們開車上下班的指南進一步加劇了這種擔憂。隨著開車上班的人越來越多,疫情封鎖期間幾乎空無一人的街道和高速公路將會變得更加擁堵。乘坐地鐵、火車和公交巴士的人會變少,一方面因為很多人不敢乘坐,另一方面因為需要保持社交距離。


在紐約、洛杉磯和邁阿密等具有設計感的大城市,口罩已經越來越成為一種時尚宣言。

在紐約、洛杉磯和邁阿密等具有設計感的大城市,口罩已經越來越成為一種時尚宣言。


哪些變化可能保留下來

我們不可能事先預測哪些變化會持續,城市和郊區最終會變多少,變到什么程度。大膽預測未來永遠是愚蠢的游戲。但可以肯定地說,保留下來的變化一定是那些可以使我們的城市更安全、更健康、更有效率的變化。以史為鑒,即使戴口罩和社交距離從我們的集體記憶中消失,城市的建筑形式和基礎設施仍可能保留下來,成為最持久的變化。


疫情暴露出我們的城市基礎設施和開放空間在應對人群和社交距離方面是多么糟糕。人行道太窄,太多的空間讓給了停車位和汽車。多倫多的行為藝術家展示了這種情況是多么難以忍受,他們穿著“社交距離保持器”(類似呼啦圈,用半徑約1.8米的塑料圈制成)在街上行走。疫情暴發后,像巴黎、米蘭、柏林、西雅圖和加州奧克蘭這樣多樣化的城市,將連綿數公里的街道設為步行街,以敦促人們保持社交距離,并顯著擴大了自行車道和可騎自行車的區域,此舉加速了疫情前就已提速的另一種趨勢。隨著城市的重新開放和城市經濟的逐漸恢復,道路將重新布局,為步行、自行車、汽車、公交巴士、快遞和拼車等提供明確劃分,這是城市規劃學家長期以來一直呼吁的。一些道路可能會被改造成公交專用道,公交車可以快速通行,還可增加車次。水城則可能會擴大渡輪和水上出租車服務。


如今,城市基礎設施的范疇已超出街巷、隧道、管線和地鐵,而是蘊含并依托于高科技。當前的疫情不僅會加速建成環境的變化,也會使追蹤病毒的監測技術應用加快轉變。在亞洲城市,體溫檢測和感應已成為辦公樓和機場的例行程序。智能手機app會向接觸過感染者的人發出警示,并允許公共衛生機構追蹤他們的活動。今年4月,蘋果(Apple)和谷歌(Google)宣布結成合作伙伴,以便讓iPhone 和安卓手機也具備這類功能。對健康和安全的重視程度可能會超過對個人隱私的重視。正如埃茲拉·克萊恩(Ezra Klein)今年4月所說:“我在意個人隱私,但遠比不上對我母親的關心程度。”政府須將必要的監管措施和治理機制落實到位,在有效保護個人隱私的同時,更好地保障民眾健康和安全,這一點至關重要。


疫情后,因為需要保持社交距離,開車上班的人越來越多。

疫情后,因為需要保持社交距離,開車上班的人越來越多。


凝聚亦或疏離

在工作方式上仍存在嚴重的階級分化,收入較高的專業人士和知識型勞動者可以遠程辦公,安全地居家隔離,而收入不高的一線服務業者卻要冒著危險為他們服務,并面臨高出數倍的死亡率。這種工作上的階級分化同樣與種族有關。紐約市的一線工人中有四分之三是少數族裔,超過60%的清潔工是拉美裔,超過40%的運輸業員工是黑人。此外,疫情所帶來的經濟影響對貧困者和少數族裔的打擊最為沉重。美聯儲主席杰羅姆· 鮑威爾(Jerome Powell)在5月中旬稱,僅3月份一個月,就有40%年收入不足4萬美元的美國人失業。他說:“經濟形勢的這種急轉直下造成了難以言表的痛苦,許多人的生活因未來的巨大不確定性而被徹底改變。”


即便是在疫情暴發前,日常生活經歷也會把人們分成兩個社會,私立學校、體育場的豪華包廂、一流的治療條件以及所謂“凌志道”的收費快車道都屬于富人,而經費不足的公立學校、排長隊和堅硬的露天看臺座位則屬于窮人。危機將使我們日常生活中的這些分化放大。在一個需要長時期遵守社交疏離規定的世界,去高檔餐廳就餐、看電影、聽音樂會或外出游玩的成本都可能因座位減少而上升。富人可以獲得個性化服務,聘請廚師為他們操辦聚會,在家里舉辦私人音樂會,而弱勢群體卻根本無緣享受這些樂趣。在一些富裕的城區,各種建筑有私人保安巡邏,并增派守衛,這是在當前危機爆發前就不斷增強的另一個趨勢。


最終,無論是復蘇的時間表,還是我們的城市和社會在復蘇后的狀態,都將取決于新冠病毒。我們的城市市容和氛圍以及日常生活節奏出現的這些變化,很多都將隨時間推移而消退,就像在西班牙流感疫情結束后一樣。如果能較快研發并推出可靠的抗病毒療法,如果疫苗能夠比多數專家預計的時間(一年左右)更快問世,這些變化會相對較小。但如果疫情在未來12、18和24個月內以更猛的勢頭卷土重來,或者財政、經濟和社會危機隨之顯著加劇,那么這些變化就會存在更長時間,有些甚至可能將永遠存在。


疫情推動了遠程辦公


如何建設更具韌性的城市

要讓城市和整體經濟安全地重新開放和復蘇,還有很多事要做。更重要的是,各個城市需要制定長期的復蘇計劃,確保重建工作能以更包容、更平等、更公正的方式展開。這將需要得力的策略和投資,用于減少不平等,打擊種族和經濟上的隔離,將提供資金的目標從警察轉向社區組織,開發更多的經濟適用房,提供更多的經濟和社會機會,增強弱勢社區和群體的力量。


無論如何,當前形勢與1918年西班牙流感疫情的相似之處都令人難忘。和那時一樣,如今我們經濟中的一些基本要素也在發生改變。那時,由汽車、電子、化工和其他新產業形成的大規模生產經濟正在底特律、芝加哥和匹茲堡等大型的工業化城市興起,當疫情席卷擁擠的工作場所和社區時,工廠的工人和貧困的移民首當其沖受到侵害。


如今,一個新的工人階層正在崛起,這是由一線服務業者組成的群體,包括倉庫分揀員、零售店員、護工和送貨員,他們的死亡率也遠高于作為他們服務對象并有較高經濟和社會地位的高知從業者。1918年后的幾年中,地方和國家層面的政治勢力中萌生了工會主義和社會主義的思潮。如今,沃爾瑪(Walmart)、亞馬遜(Amazon)、雜貨連鎖公司、優步(Uber)和Instacart 的服務工人都為爭取危險津貼和防護裝備而舉行罷工。與此同時,一個跨階層和種族的廣泛聯盟已走上街頭,抗議經濟和種族的不平等。


我們愿意相信,此次疫情的余波將有助于讓人性中積極的一面發揚光大,讓我們的國家更公正、更包容。但這樣的變化不一定會發生。也許,在席卷美國和世界各城市的抗議活動中涌現的社會和政治運動,將會加快當今的漸進性變革過程。


不過,我最大的擔憂是隨著當前危機所帶來的最直接威脅消退,目前這種令人信服、迫在眉睫的變革勢頭也將消退,我們將逐漸回到過去的老路。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通常被稱為“被遺忘的瘟疫”:歐內斯特· 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威廉· 福克納(William Faulkner)和F ·斯科特·菲茨杰拉德(F. Scott Fitzgerald)這一代才華橫溢的作家都寫過那個時代的大規模戰爭和重大經濟、政治事件,卻幾乎沒有提及西班牙流感。但至少就目前而言,病毒及其引發的錯綜復雜的危機依然在擾亂我們的城市和社會。讓我們期待,這一次我們能從挫折和創傷中吸取教訓,重新打造我們國家的筋骨,使之更加包容、公正和堅韌。

(本文選自《商業周刊/中文版》)


撰文— Richard Florida 翻譯—丁虹、邵璐寧、王忠 編輯— 李好

相關推薦 更多>
請填寫評論內容
確定
好运三走势图 做股票配资怎么加好友 2014年上证指数 陕西十一选五数据统计 快乐彩12杀号技巧 体彩11选五开玩法介绍 山西十一选五真准网 江苏快3号码软件 天津时时彩多久开一期 上海老张期货配资 江西快3开奖结果及走势图查询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25 小伙炒股2万赚到70万 上海快3一定牛推荐 贵州11选五奖金有多少 中国黄金股票行情 七星彩杀号定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