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周末畫報 > 商業 > 財富 > 美國,能源業能熬過至暗時刻嗎?

美國,能源業能熬過至暗時刻嗎?

評論
摘要: 6月底,美國頁巖氣財富的典型代表切薩皮克能源公司申請破產。雖然崩壞于新冠肺炎疫情期間,但其實事態早在數年前已有跡可循,大批投資者紛紛逃離。美國一度登頂“能源霸主地位”,如今卻陷入了窘迫的困境,原因何在?前路又在何方?
發表評論
文章評論
目前尚無評論,歡迎發表

6月底,美國頁巖氣財富的典型代表切薩皮克能源公司申請破產。雖然崩壞于新冠肺炎疫情期間,但其實事態早在數年前已有跡可循,大批投資者紛紛逃離。美國一度登頂“能源霸主地位”,如今卻陷入了窘迫的困境,原因何在?前路又在何方?


天然氣鉆井現場

天然氣鉆井現場。


頁巖氣可能是美國最富有韌性的產業之一——它一度被人們遺忘,直到2008年美國聯邦儲備系統(Federal Reserve System)為應對金融危機大幅降息,才有大量廉價資金涌入這片灰色平原;6年后,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試圖困住美國頁巖氣生產商,但收效甚微。但如今,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給二疊紀盆地(Permian Basin,橫跨美國得克薩斯州西部和新墨西哥州東南部的一塊盆地)的石油鉆探塔按下了暫停鍵。


6月28日,美國頁巖氣財富的典型代表切薩皮克能源公司(Chesapeake Energy Corp.)申請破產,成為疫情引發全球封鎖導致能源需求急劇下滑的最大受害者之一。這家總部位于俄克拉荷馬州首府的公司向得克薩斯州南部地區的美國破產法院申請了第11章破產保護,所列資產和負債在100億至500億美元之間,債權人超過10萬個。


“我們將徹底調整切薩皮克的資本結構和業務,利用我們強大的經營實力,解決我們原有的財務弱點。”該公司首席執行官道格·勞勒(Doug Lawler)在一份聲明中稱。該公司還達成了一項協議,以消除約70億美元的債務,并獲得9.25億美元的債務人持有資產融資。


切薩皮克并不是個案。此前,美國石油行業的另一家一飛沖天的公司懷汀石油(Whiting Petroleum Corp.)于2020年4月初申請了第11章破產保護。對于美國最具韌性的頁巖氣產業,命運的攸關時刻已悄然而至。


高光下的陰影

切薩皮克是美國頁巖氣產業的縮影。在美國天然氣行業領軍人物奧布里·麥克林登(Aubrey McClendon)的帶領下,切薩皮克在早期展開了積極擴張,亦埋下了沉重債務負擔的隱患。


彼時,技術的突破給切薩皮克和業內其他公司帶來了甜頭,水力壓裂和水平鉆井兩種技術的結合讓人類從不可滲透的頁巖中攫取了大量石油。走在這項技術革新最前沿的切薩皮克誘使得克薩斯州的從業者開鑿北部巴內特頁巖上的土地,進而成為了美國首個大獲成功的頁巖氣田。


但2008年的金融危機成為了美國頁巖氣乃至能源行業的絆腳石。隨著壓裂產能超出需求,美國天然氣價格暴跌,迄今仍未回到之前的高位。投資者開始拋棄這家價值375億美元的巨頭——當時切薩皮克不僅負債累累,而且還背負著一個房地產帝國、數家購物中心、一座教堂和一個雜貨店。麥克林登于2013年卸任,3年后死于車禍。


事實上,切薩皮克既是這輪技術和投資革新的既得利益者,也是由此帶來的一系列連鎖效應的受害者。該公司及其同業從頁巖中“擠出”的化石能源成功地讓美國搖身一變,足以抗衡以沙特阿拉伯為主導的石油輸出國組織和俄羅斯。但另一方面,大量開采帶來的卻是市場供過于求,從而壓低了價格,紐約天然氣期貨一度降至25年低點——這無疑會使切薩皮克和同行的收入縮水。


為此,切薩皮克不得不想盡一切辦法縮減成本,彌補損失,但已經于事無補。2013年,勞勒接掌切薩皮克,他依靠削減資本支出和出售資產來償還債務——當時的切薩皮克擁有比行業巨頭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更高的債務負擔,但后者的市值卻是其29倍。公司管理層試圖通過石油開采,來填補天然氣開采的收入下滑,但油價暴跌打破了這一樂觀想法;公司還努力解決杠桿率和盈利問題,但大宗商品價格的下跌令信用市場收緊,阻礙了公司的去杠桿能力。


2020年5月,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封鎖期間能源需求暴跌,勞勒迫不得已放棄了公司的全年展望,沖銷了85億美元的資產價值。當時,該公司的市值已降至不足2億美元。截至2019年年底,切薩皮克擁有約2300名員工。他表示:“盡管已經消除了超過200億美元的債務和財務承諾,但我們相信,為了企業的長期成功和價值創造,重組是必要之舉。”


切薩皮克能源公司申請破產破產保護

切薩皮克能源公司申請破產破產保護,所列資產和負債在100億至500億美元之間,債權人超過10萬個。


成敗一線間

2000年,美國頁巖氣產量僅占天然氣總量的1%;到了2010年,因為水力壓裂、水平鉆井等技術的發展,頁巖氣所占的比重已超過20%。根據美國能源信息署(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曾預測,截至2035年,美國46%的天然氣供給將來自頁巖氣。


人們普遍認為,技術的突破是美國頁巖氣產業得以成功發展的關鍵因素。但財力的突破同樣不容忽視。花錢升級技術,技術助推產能,產能反饋財富——這是一個看起來完美的良性循環,投資者在過去十年間為該行業貢獻了將近2000億美元。


資金之于能源產業的重要性無需贅言,但油井的產量遞減速度極快,手握足夠的投資額對頁巖開采商來說可謂至關重要。數據顯示,水力壓裂油井在第一年的產量會下降70%,而傳統垂直鉆井的產量只有5%的降幅,因此頁巖開采商需要不停增加新的油井,這也意味著更大的資金投入。


這期間美國頁巖油氣行業也遭受過沖擊。2014年,石油輸出國組織試圖通過大幅提高產量和價格戰來圍剿美國的頁巖油氣生產商,卻反而刺激了技術和運營的進一步提升,削減了整個供應鏈的成本。在這段時間里,標準普爾500石油與天然氣勘探指數下跌了32%,相較之下,整個市場卻上漲了172%。


這也是癥結所在。“該行業在太長時間內消耗了太多的資本,”美國資產管理公司路博邁(Neuberger Berman Group)高級能源分析師托德·赫爾特曼(Todd Heltman)表示,“許多投資者都已逃離。”


就在2019年,基金經理們厭倦了業內持續多年的虛假預測和背棄承諾,于是大舉拋售美國的石油和天然氣股票,切斷了頁巖油氣生產商的資金來源,并組織了私人公司通過公開募股進入資本市場。這招釜底抽薪扼住了產業命脈,根據美國能源信息署的數據,在過去一年,該行業的油氣產量產量增長了17%,而再往前一年的增幅是近40%。自2018年11月以來,二疊紀盆地的鉆機數量減少了14%,降至422臺。


2020年,美國頁巖油行業共有400億美元的貸款需要償還,未來4年未償貸款總額逾2000億美元。穆迪數據顯示,2020年到2024年期間,北美石油勘探和生產企業將有860億美元的債務到期。即使這片巨大油田貢獻了約1/4的美國石油總產量,也無法打消華爾街的謹慎態度。


作為美國的最大競爭對手,沙特阿拉伯的石油大臣哈立德·法利赫(Khalid Al-Falih)曾在接受采訪時直言:“我毫不懷疑美國頁巖油將達到頂峰,高位運行,然后像歷史上其他所有盆地一樣走下坡。”


美國能源信息署曾預測,截至2035年,美國46%的天然氣供給將來自頁巖氣

美國能源信息署曾預測,截至2035年,美國46%的天然氣供給將來自頁巖氣。


全球風險

2018年12月6日,25個石油出口國的代表齊聚維也納,謀劃如何解決全球石油供應過剩的問題。該問題的罪魁禍首當屬美國——此前一個月,美國鉆探公司的日產量達到創紀錄的1170萬桶;二疊紀盆地供應了當時32%原油產量,遠高于10年前的16%。該問題導致的結果是得克薩斯州西部中質原油的價格(行業基準價格)從2018年10月的4年最高水平每桶77美元暴跌至50美元左右。


時間退回到2016年,頁巖熱潮已經席卷全球十余年,美國國會取消了長達40年的針對大多數石油產品的出口禁令。此后,美國的石油出口大幅增長,并成為了全世界最大的能源出口國,并令其變成了能源凈出口國。美國能源情報署的信息顯示,到2019年年底,美國供應了全球近1/5的石油、生物燃料和天然氣凝析液,高于2016年底的15%。


國際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執行董事法提赫·比羅爾(Fatih Birol)說:“這將改變國際石油和天然氣的流動方式,對地緣政治產生深遠影響。”在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前,頁巖油幫助美國數十年來首次實現石油貿易順差。美國商務部的數據顯示,2019年9月美國石油貿易順差2.52億美元,這是1978年以來的首次順差。美國看起來對此成績也相當滿意。美國能源部長里克·佩里(Rick Perry)在2019年10月底接受采訪時稱,全球市場“充斥著”原油,這得益于美國石油產量激增,而且這種繁榮勢頭看起來還將繼續。


不過這位信誓旦旦的部長等來的卻是能源價格的大跳水。由于防疫封鎖措施阻礙了旅行和經濟活動,原油價格的歷史性暴跌正在引發美國頁巖大撤退,運營商紛紛停下新鉆探活動、關閉老油井,這些舉措可能讓該全球最大產油國的產量減少20%。


如果以15美元的油價計算,“按現金成本,除了最新、最高產的井外,油田里的一切都在虧損,”IHS Markit駐休斯頓的分析師拉烏爾·勒布朗(Raoul LeBlanc)稱,“在這個價格基礎上,將開始出現大量產量關停。”眾所周知,2020年4月20日,WTI原油價格在史上首次跌破零,意味著賣家在某個時間必須倒貼錢給買家、讓他們把貨取走。


這個曾讓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驕傲宣告“美國的能源霸主地位”的產業正在經歷殘酷的風暴。美國的石油生產商已經把2020年的鉆井預算砍掉超過270億美元,并已開始部分停產。這也在一定程度上預示了切薩皮克等深陷債務泥潭的頁巖油勘探商將邁向終結的命運。


美國能源信息管理局在今年5月下調了原油產量的預測,稱2020年的產量將為平均1169萬桶/日,低于此前的預測1176萬桶/日。該機構還將2021年的產量預期削減了13萬桶/日,至1090萬桶/日。悲觀預測愈演愈烈之際,美國正在運轉的鉆機數量也降至歷史最低,包括雪佛龍(Chevron)、埃克森美孚和大陸資源在內的石油勘探企業紛紛在美國最大的頁巖油田全面減產。


這并非只是美國的“壞運氣”,因為新冠肺炎病毒席卷了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包括重要的能源輸出國。6月16日,國際能源署在其首份2021年詳細評估中表示,隨著全球逐步走出新冠肺炎大流行困局,2021年全球原油需求將實現反彈,但至少在2022年之前不會全面復蘇。其中,2021年全球燃油使用量仍比2019年降低2.5%,這主要是因為“航空業的嚴峻形勢”。


但也有人認為,宣告美國頁巖產業的死亡為時過早。比羅爾在最新的采訪時說,如果油價恢復至40~45美元/桶,美國頁巖油產量可能會恢復。“頁巖卷土重來將是漸進的,并且將需要很長時間才能達到我們在疫情前所見的水平……全球需求比前幾個月略好,復蘇取決于是否有第二波疫情。”


撰文—林一丹 編輯—UTENA

相關推薦 更多>
請填寫評論內容
確定
好运三走势图 吉林快3一天多少期 彩票app下载安装 石匠在线丨杨方配资平台 广东快乐十分基本走势 云南快乐10分开奖直播 上海时时乐即时开奖 江西时时彩三星技巧 内蒙体彩11选5手机版 陕西省体彩十一选五开奖 贵州快3和值推荐 中国中铁股票行情 河南481投注对照表 北京快中彩开奖结果查询 福建体彩十一选五一定牛 天津快乐10分钟技巧 股票融资余额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