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周末畫報 > 風尚 > 時尚 > SEXY TWIST 欲望地帶

SEXY TWIST 欲望地帶

評論
摘要: 或許你不曾發現,當我們購買時裝品牌的時候,本就是想要提升自己的吸引力。更直白地說,就是想為某個時裝屋“獻身”;與此同時,時尚界也見證著越來越多與之相關或埋藏暗示的時裝隱喻:Christopher Kane就不斷用時裝為性感賦權,從對“The Joy of Sex”的挪用以及對于Eco Sex( 人們對自然寄予的情愫)主題的詮釋與闡發,都體現著他身為設計師對于“性感”這一概念的不斷深化與外化。無獨有偶,Alessandro Michele 也選擇將2020年春夏季作為由由Gucci書寫的當代性感的全新起點。最近十年間,尤其是#MeToo 興起后,我們開始著眼于時尚如何才能在一個非二元對立性別構建出的女權主義的世界突出重圍,獲得為新一代年輕人“打造性感”的自由。
發表評論
文章評論
目前尚無評論,歡迎發表

性感賦權

在#MeToo運動中,很多女性(和男性)都異常敏感、人人自危。在此期間,女人充分意識到了男性對她們自身身體掌控權的不法侵犯。設計師Christopher Kane就緊跟時勢設計了多個女裝系列,靈感來源類型多樣,性感、戀物、叛逆均有涉及。對有些人來說,這場運動令他們感到不適、難以理解,有的覺得意外。而對于Christopher Kane,在#MeToo和#TimesUp持續揭露丑聞的背景之下,女性仍能維持性感形象的權利本身就是一種賦權,在這一思路的引領下,他并未選擇幫助遮擋女性身體(作為避免成為男性權威獵物的方式),而是鼓勵她們讓自身的性感力量成為奮起反抗的武器。“Sex Sells”這個口號是最初我們被Kane吸引的地方。


SEXY TWIST 欲望地帶

Givenchy 緞面胸衣、皮質半裙


現如今,盡管大多數在線求助都自帶一觸即發的警報屬性,但是女性的安全感確實在逐漸提高,大膽展示身材的著裝風格逐漸復蘇。社會性議題趨勢正在登上Gucci的T臺。Alessandro Michele 首發了他迄今為止最性感的時裝系列,開場造型是一件幾乎全透視的黑色連衣裙,引領一眾性感風尚與廓形,包括高開衩長裙,大圓領超低胸上衣(搭配黑色膠感頸鏈),花瓣邊、蕾絲內衣邊連衣裙,還有小眾性癖好經典配飾,例如黑色高筒長靴以及馬尾短鞭(也是對該設計院馬術傳統設計靈感的致敬)。在這個系列中可以明顯看出Michele 受到1970年代設計師Yves Saint Laurent 高級情色藝術設計語言的影響,也有Tom Ford在1990代任Gucci首席設計師時對于相同設計的參考(設計中正有一套是在致敬YSL收藏室的一件經典作品)。“Gucci Orgasmique”的內涵就是表明中性女裝剪裁也可以和連衣裙同樣性感,這個概念被完美應用在YSL 風格的燕尾服夾克衫上。巧合的是,這個設計我們在Anthony Vaccarello此季的Saint Laurent T臺上也能看到:身著燕尾禮服搭配超短熱褲的超模毫不遜色。


Balenciaga 2020春夏T臺則展示了“后脫歐”的政治色彩,像是身處議會或某個國會場所,女性坐在桌前,但都不是商務套裝造型,而是身穿1990年代Versace風格的迷你連衣裙,在男權權威下張揚著女性魅力和超模風格。LaQuan Smith本季的豹紋超短裙也令人回憶起1990年代Tom Ford領軍下的Gucci。


SEXY TWIST 欲望地帶

Shushu/Tong 吊帶上衣、短褲,Miu Miu 珍珠項鏈,Fendi 針織襪


Ashley Williams是一位推動后#MeToo女權主義運動的設計師。她是怎么做到的?答案是公開表示對男性生殖器的贊頌。在倫敦時裝周,這位設計師的2019秋冬秀T臺上擺放了一排童話故事里常見的傘菌,形似男性生殖器,該場T臺秀的隱喻是:“男性生殖器擁有神奇的力量”。該系列是為了獻給堅定的異性戀女性(或流動性向女性),她們對于自己的女性權利擁有十足的安全感,因此不懼于親手將其交到男性手上。在Ashley Williams的2020春夏系列中,她進一步升級了自己大膽直白的性表達,探索的是1970年代Vivienne Westwood曾涉足過的性虐意象(包括性標語T恤、伊麗莎白格紋PVC襯衫和緊身褲襪)、鸛毛,以及雅俗品位選擇的大雜燴,其中許多都出自大師Vivienne Westwood的收藏,包括《Playboy》主題、褪色牛仔褲和流蘇T恤上的氣槍噴繪維納斯透視圖。


自愛女神

J.W. Anderson等時裝設計師也直接借鑒了異教、女神文化和“性吸引力”等概念。Anderson在秀場上推出了水晶珠寶胸罩、用繩子和未來異教女巫形象裝飾的金屬風格女神連衣裙,當然還有性感的鎖眼設計。為什么大家都紛紛開始關注異教?它能為高呼擁抱自身性力量的第四代女權主義者帶來什么幫助呢?這個前父權時代不僅對女性的性力量有重要意義(它出現在父權體系下的蕩婦羞辱現象很久之前),而且在現代社會它也代表著緬懷和重新獲得這個力量的機會,是女權主義、現代神秘主義和健康意識盛行自我賦權、自我發現的這個新時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生活在異教時代的女性擁有的性自由是立足于一個事實基礎上的,即性在大自然中是普遍存在的。那個時代的女人可以有多個性伴侶,就像現代社會容忍男性這樣做一樣,現在的大銀幕上以及約會軟件不遺余力包裝的“壞男人”原型,不就是在為這種行為背書嗎?


SEXY TWIST 欲望地帶

Saint Laurent by Anthony Vaccarello 抹胸連衣裙


在歐洲異教文化中,春季(當然現在也是)是一年中女性能量達到巔峰的季節,因為這股能量,這個季節的開端甚至像被賦予了炸裂音效。情人節最初的選期就定在二月份的時裝周期間(2月14日),這個節日其實是為了讓女性在這一天開始凝聚自身的性能量。在異教時期,2月14日常被稱為“芙蕾雅節”,后被教皇禁止。在這一天,歐洲的女性會為性愛女神芙蕾雅慶賀。這原本并不是一個浪漫的節日,女性不會坐等收情信,相反地,她們才是遞出情信的人。女人們最多會給出15封信,收到信的男性都是她們想要與之發生性關系的對象。


并不是只有時裝設計師在緬懷那個將性奉為神圣的母系時代。現在,音樂家FKA Twigs 延續2019年的專輯《Magdalene》(以Mary Magdalene命名)的風格,在Instagram上分享了她最近的愛好:跳鋼管舞。有傳言稱Mary Magdalene其實是一名妓女(prostitute),這是父權社會認可傳播的一種說法。而紐約、洛杉磯和倫敦的現代女權主義者則表示她的真實身份是個女祭司。(prostitute源于prostrate,這個詞的本意是向一位神圣的老師鞠躬表示敬意的動作。)“女祭司”這個職業其實就是妓女。和其他眾多女權主義者一樣,FKA用鋼管舞的形式贊頌Mary Magdalene超脫妓女身份之上的神圣力量,同時也是在贊頌女性性力量的神圣性。


SEXY TWIST 欲望地帶


SEXY TWIST 欲望地帶


SEXY TWIST 欲望地帶

Fendi 針織上衣,Bottega Veneta 連體衣、針織連衣裙(上)

Coach 蕾絲細吊帶上衣,Xuzhi 流蘇連衣裙(中)

Miu Miu 針織開衫、連衣襯裙,Yirantian 吊帶上衣(下)


Miuccia Prada也是一個經常從“地下妓女”的概念里找靈感的設計師,她堅信女性的力量源于自己的賺錢能力。古文化中的女祭司有時會在廟里為男性提供性服務,那是她們認定的接近神跡的途徑。女權主義者認為,如果一個女人選擇因為自己所付出的性服務而收取報酬,那么這是她的權利。在倫敦,以“Heels and Feels”為代表的性感大腿舞風格舞蹈課正在全城熱賣。女性性行為的神圣性所帶來的精神力量在北美和英國被認定為現代女性精神健康的一大組成部分,持相同觀點的人物不乏有享譽國際的生活教練和精神導師,如Alexandra Roxo以及“健康女巫”Olivia Orbitz,后者曾為《Playboy》拍攝裸照支持女性自愛的行為。(把“情人節”的自愛延伸到那些精神健康的強大女性的自我取悅,這些節日包括中國的“雙11”光棍節以及許多其他情人節:在中國比在任何國家都有更多的機會“自愛”(自我取悅)!


在本屆巴黎時裝周上,Rick Owens 的春夏系列并非唯一一個探討這個主題的品牌。在他的系列展示T臺上,模特們化身金色或白色裝扮的阿茲臺克女神,其中有一個造型腰腹部是一個醒目的紅色貼飾,就像為一件救生衣配了一個比例過大的女性生殖器。大腿成為性感區域,突出胸部,模特頭上則戴著冠巾,統一是矩陣風格的色調。在堅強又活潑的女性風格之外,T臺旁還排列著泡泡機,模特們扮演阿茲臺克中的奇幻形象,一切都像是從“迪士尼幻想曲”中搬出來的場景。她們在表達的是:性和女性魅力是一種古老的力量,而就連女性自身也在漸漸被迫忘卻這一事實。


Pierpaolo Piccioli 的Valentino 2020春夏系列參考了該品牌1968年的時裝系列。在1960年代后期,羅馬女神的形象通過女神拖鞋、銅鏈甲和短款背心裙等單品被帶回到大眾視線之中,還有那即將到來的1970年代,那是更能代表性感女神風的十年,直接激發1990年代的Tom Ford為Gucci 設計出經典的性感鎖眼連衣裙。其中的流蘇元素和女神主題與Loewe 不謀而合,而代表性的Valentino紅色連衣裙則與Laurie Anderson的音樂產生緣分,那首歌就叫《Bright Red》。他的歌聲回蕩在T臺上:“野獸應該在此棲息……這是海妖肆虐的殿堂……”,歌詞節選自圣經中以賽亞預言的最后幾句話,描繪的是巴比倫的毀滅場景。然而,在那場時裝秀上,這些歌詞在設計作品的語境下完全失去了大災難的意味,反而成為了Valentino 性愛女神的極樂殿堂。


Chiuri 為Christian Dior 設計的春季定制系列T臺海報標題為“女性統治的世界將是怎樣?”。與我們所熟悉的Balenciaga所展現出的一條性感連衣裙艷驚四座的力量不同,Chiuri 是在擁抱女神文化中其他的力量,更加古老也更加真實。事實上,Christian Dior 2020春夏高定系列就是全方位的女神路線:純白色新古典主義掛肩、金色鑲邊、月亮主題的珠寶,還有漸變燙金底色上的神秘月亮標志。


生態女權

1970年代(在第二次女權主義浪潮期間),生態女權主義的概念面世,它的出現依托于一個哲學思想,即女性為自己的權利而奮斗事實上是在為地球母親的環境權益而奮斗。加上自然從不曾以性為恥,二者為了新一代的年輕人形成了一個無懈可擊的組合,終于在2020春夏系列T臺上大放異彩。


SEXY TWIST 欲望地帶

Lucency 綁帶抹胸、打底褲、薄紗背心裙、手套


在Christian Dior2020春季定制系列之前,MariaGrazia Chiuri已經奠定了一系列的基礎。在Christian Dior2020春夏成衣系列中,她就已經將女性、大自然和性聯合起來。在該系列中,她用讓人聯想到戀物癖的半透明工具手套搭配熱褲,而系列靈感來源Catherine Dior(Christian Dior 的妹妹)擁有女權偶像、植物學家和野生花草種植者三重身份。女性和野性的概念通過花草刺繡的長款透視裙搭配比基尼上衣進行呈現。


Christopher Kane的2020春夏系列延續了他一貫的性主題,將自然和女性外形融合。系列被命名為“Eco Sex”,討論的是自然與性愛運動,以及我們應該對地球示愛的觀念。在這個系列中有彩膠灌充的緊身吊帶裙,透明塑料制作成裝飾藝術式樣,在胸部位置用彩色液體填充。這個系列處處顯示著遮蓋性和蹩腳感。這些女性形象是賽博女神,她們存在于電子世界與環保抗議的泥潭之間。在倫敦的哈克尼倫敦場(其實它遠比這個名字聽起來更貼近自然)拍攝的野花照片透過投影儀展示在秀場的墻上,有的則印在外套上,搭配皮革系帶過膝靴,就組成了角斗女神的經典造型。


時尚界開始關注生態女權主義、性與自然的聯系,由此而萌生的倫理擔憂主要在于現在這個時代真正敬畏自然的衣服一定要具備環境可持續性。這正是Marni2020春夏系列的初衷。性感的終極概念在于:性感的衣服應該不僅僅是單純的崇尚自然,同時也應該具備實際的生態友好性。


性感曲線

2020春夏系列是Kenzo的兩位設計師在該品牌的最后一個壓軸系列。為了這場告別秀,他們回歸了自己最喜歡的主題:海洋。這個系列也提出了一些針對非二元性別的重要議題。正如水是流動的,性取向和性別亦然。受到女性自由潛水者的造型啟發,他們讓模特穿上緊身連衣裙和短上衣。除了參照1990年代的運動性感風,這個系列還加入了神秘學趨勢的風潮。上身穿短款緊身潛水衣,下身搭配緊身熱褲,模特的選擇傾向于胸部平平的中性感。在T臺上不難找到高度男性化的男性形象:寬肩闊胸、六塊腹肌;但是,女性形象卻仍然一如既往地單一:骨感瘦。時尚界似乎有著根深蒂固的“厭女癥”,或者至少是有“恐女癥”。胯部、屁股、大腿、肚子,甚至嘴唇,這些女性身體的性感區域在女模特身上通常都會被弱化。


SEXY TWIST 欲望地帶

Gucci 薄紗拼接連衣裙、漁網襪,Versace 綁帶涼鞋


著名歌手Lizzo可能為性感提供了多樣化的定義,但是時尚T臺上還是不可能出現她那樣的身材。我們在T臺上都不可能看到粗腿、大屁股,也幾乎看不到豐滿的胸部,就更不用說時裝展了。時尚青睞美腿卻摒棄美胸,還記得最后一次在T臺上看到完美的胸部是什么時候嗎?不是在名模身上,而是在別的職業模特身上看到的吧?小胸女性在女性中的比例不能說小,但是在時尚圈,它卻是我們所能看到的全部。Prada在2008年其實引領了一波大胸潮流,起用了以維密模特Miranda Kerr 為代表的一群豐滿女模特。


Jacquemus 2020春夏秀是這一季中為數不多選擇了一些較為豐滿的模特的品牌,但這個做法仍屬特例。目前大多成功的設計師和選角指導都是順性別男性,大多數都認為男性身體更具性魅力,他們用同性戀者的標準來界定時尚界的女性外形標準,要求女性模特按照這個標準減肥,最好看起來無限接近年輕男子的外形。


時尚界“性感”的替代選項是洛麗塔造型,是對女性的幼化,打造女性精致、易碎的形象。例如Christopher Kane 的2020度假系列,T恤衫上寫著“More Baby More”,主打娃娃裝、內衣細節以及外露的黑色蕾絲胸罩,模特則選擇漂亮的亞洲模特,外景拍攝選址在日本。這個系列能選“胖”模特拍攝嗎?胖點的亞洲女性能穿嗎?或者說,這種亞洲風格是否適合大部分的高加索人,符合主流父權審視下的性感定義嗎?在“小鮮肉”現象風靡的中國,74%的女性相信美麗的外表勝過一切,這正是時尚樂于參與的一種社會危機。


SEXY TWIST 欲望地帶

Burberry 胸衣、風衣半裙


在為自己的性自由抗爭的過程中,女性當然不是孤軍奮戰。線上LGBTQ+運動家出版物就是她們堅定的支持者,例如,線上雜志《Lips》近期正致力于控訴Instagram的歧視行為,該社交媒體堅持刪除它認為具有“性引導”意圖的內容,但其中有些在大多數人看來也就是正常的同性戀者或者大碼身材的照片。Gucci 宣傳最性感的女性服裝是由男模特穿著的跨性別服裝,Maison Margiela 和John Galliano則在重構WW1風衣,將其設計為戶外緊身衣(參照1980年代的Jean Paul Gaultier)。這些系列強調讓性感服裝也能服務于非二元性別、男性或跨性別者,從而保障LGBTQ+人群的權利,發現這個群體的美,也更能彰顯衣服作為一種自我表達的政治形式所擁有的力量。包括Givenchy 和Junye Watanabe在內的其他具有影響力的時尚品牌也在把男性制服和傳統外套拆分重塑成緊身衣樣式。隨著傳統性別的概念漸漸模糊,時尚的未來應該是無論外形、種族和身材如何,所有人都能更加接近想要成為的樣子。


攝影— Nick Yang 形象—Moka Shen 編輯— 馮婧怡 撰文— Lucy Norris 化妝— 張嘉家 發型— Kim at Upper Cut 模特— 唐秀麗 at 上海龍騰精英 制片—Zola Feng 攝影助理— 紅旗 時裝助理—飛飛、Hanzi、Tangyimem 化妝助理— 鮑爽 發型助理— Zing 翻譯— Cindy 設計— 吳憂


相關推薦 更多>
請填寫評論內容
確定
好运三走势图 正规期货配资公司排行 微博五分彩走势图 福彩好彩1 广西11选五5最新开奖 新手炒股 甘肃快3一定牛app 手机彩票计划软件 喜乐彩中奖规则 双色球app安卓版 北京期货配资网 青海快3开奖号码走趋图 内蒙古快三形态走势图 时时彩数据分析软件 上海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甘肃十一选五遗漏一定牛 真钱捕鱼游戏